消防泵  喷淋泵  消火栓泵 管道泵  自吸泵  隔膜泵   排污泵  潜水泵  深井泵  磁力泵  多级泵      


版权所有:上海朝隆泵业有限公司   备案号: 沪ICP备11005664号-2

  • 主页
  • 车零配件
  • 金属筛网
  • 鸡笼子
  • 主页 > 车零配件 >

    退役上校的民工日记之38:简陋的环境里尽力营造舒心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3-13 00:53

      题记:请大家不要误会和曲解,这只是我的一次锻炼和体验,而不是自主人的无奈与沦落。有人在深山,有人在庙宇,而我就在工地。谢谢大家关注本号从9月10日起连续推出的军旅情感故事原创系列《退役上校的民工日记》,每篇日记延迟12天发表,即今天发的日记是12天前的故事。

      今天10月6日,工地打工第36天。今早,我凌晨5点就起床,7点前赶到工地。今天的工作,上午在工地东北角刚拆除的工棚废墟中,清理木板、门窗铁皮、塑料和砖块,下午清扫搬运西门外生活区的垃圾,原以为歇了4天,重拾体力活会感觉累,但一天下来,却没有任何不适感,也许,我已经真的适应了工地的工作。

      下午被李师傅唤去打扫西门外的那个生活区时,一进两栋简易宿舍楼之间的那个小院,我都震惊了,没想到,垃圾堆成了一座小山,破鞋子,旧衣服,各类包装袋和瓶子、易拉罐,总之,种类繁多,应有尽有,而且,它还并不是好好堆成一堆,整个地面都有散落,灰尘铺了厚厚一层,还有半桶机油倾倒在地,黑乎乎的污染了一片。

      我透过玻璃,瞧了瞧两侧宿舍楼,大都还有人在住,怎么就把自己生活的环境弄得这么脏?而且,看着规模效应,可非一日之功造成的。也就是说,这样的环境,和这样的习惯,在这里住的人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      我知道,工地上的体力活确实很累,有时候,上了一天班回来,往床上一倒,别说清理房间,连吃饭的劲都没有。再就是,工地的生活区和宿舍都很简陋,条件有限,不必要也不能讲究那么多。可是,工人们在这里大都要住三五个月,甚至时间更久,工作本来就已经很累,下班后,就更应该有个干净舒心点的休息之所。

      其实,要做到这点并不难,只需要每天清理打扫一下,养成好的习惯,每天好好保持,我们一样可以在简陋的环境,尽力营造一个舒心的工地之家。

      由于这个工地已近尾声,大批工人已经离开,工地宿舍已经空闲了一些,所以,一个多月以来,我当初从垃圾屋里清扫出来的这间宿舍,一直是我一个人居住。这样也好,省的我每晚十一二点还没睡觉,吵着同屋的工友。

      今天上午,在工地东北角清理废墟时,我看到他们扔弃的一个小桌面,下面支撑的金属管已经损坏,我把它拆下,再把这个桌面洗干净,搁到一个废弃的电缆线盘上,再用螺钉固定,一个小桌就做好了。

      我把它搬回我的宿舍后,再从废墟里找了几根自制的木板凳,洗干净后往我屋里一摆,一套桌凳齐全了。我想,如果再有工友来串门,就不用坐涂料桶和纸箱子了。

      就这样,靠着捡来的东西,我的宿舍“家”的感觉越来越浓。那个稍微高一些,由一块80公分见方的模板和4根木条制作的四方桌,我铺上桌布,靠着床头摆放,作为我的书桌,在工地每一个寂寥的夜晚,我就带着一天的风尘,在上面敲击电脑,写我的日记。

      那个用两小块模板片做的两层条凳,也是我刚来工地时,从南门西侧的废墟中拣回的,我把它洗干净后,放在宿舍的门后面,上面放脸盆,下面放洗衣粉和香皂肥皂盒,宛如一个小壁橱。

      有个铁管做的三脚架,顶端焊接了一段两端向上弯曲的钢筋,我把它捡回来放在一进宿舍的窗前,顶端弯曲上翘的那段钢筋,一头挂安全帽,一头挂上班穿的衣裳,俨然就是一个方便实用的衣帽架。

      我还用捡来的一个小木箱,把我的那把剔砖头的老菜刀和钳子、小镢头和裁纸刀、抹泥板、小钢锯、手套等小工具整齐放置在里面,搁在墙角,铁锹和大锤依次摆放在旁边。这些工具,有我自费置办的,也有李师傅给我的,还有从工地上捡来的,一点一点积累下来,丰富了我在工地这个家的内容。

      昨天,我还捡到一个模板做的长条凳,它既长且宽,我把它扛到厕所西侧那个水龙头旁边,打上洗衣粉反复洗净后,就靠着旁边的那个小屋的墙根摆上,这样,大家来洗漱时,就有地方放置脸盆和洗头膏、香皂盒了。

      前些天,家人给我网购了一个600瓦的电水杯,既可烧水,还可以煮面烧汤,我买回了油盐酱醋和几把挂面,有时早上就自己煮四川挂面吃。看到宿舍楼西侧那块空地,我还琢磨,抽空种点小葱和油菜,煮面时就可以摘来煮进去。这样的话,简陋的宿舍里也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。

      本来,我的床头还有几本我从家里带来的历史类的书籍,睡觉前翻一翻,今天,又收到了军报一个哥们给我寄来的三本书:《重新发现社会》、《底层立场》和《父亲的江湖》,仅看书名,就是我应该好好读一读的好书。

      越来越丰富的的家具、工具和生活用品,一直在努力维持的室内整洁,还有就是床头的这几本书香,让我在工地的宿舍越来越有了家的味道。

      就像7年前参加舟曲泥石流救援,每晚要么睡舟曲第三中学的操场上,要么就在楼道的楼梯上和国家救援队的搜救犬一起坐眠,我都无所畏惧,能够安然入眠。如果说,因为客观的境遇,我必须要在一片垃圾或者瓦砾上过夜,我也不会嫌弃。只是,在躺下之前,请容我推平一下瓦砾,拂去一些污物,为自己创造一小片平整清洁的卧身之所。

      我们总说,心安之处是故乡。如果不去改造自己身边的环境,对当下的生活都不用心,那么,又何来的心安呢?(梦里蒙山/文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